惱人的雨 喜人的雨

來源:本站原創 作者:徐升  時間:2019-05-13 【字體:

從魯中濟南出發,沿黃河西進,再穿過蒼茫雄壯的隴西大地,越過繁華富庶的甘肅省會蘭州,就進入到狹長的河湟穀地海東市了。在這裏,十四局電氣化湟水幹渠項目部已經連續駐紮了三年。西北高寒幹冷的氣候曾讓這群多半來自魯中、魯東南地區的漢子吃盡了苦頭。在最初的日子裏,項目部奮力推進幹渠的修複和新建工程。一晃幾個年頭過去,在山地的烈日和粗厲的風沙反複打磨中,原本光潔的皮膚變得像穀地的山垣一樣粗糙瘦硬,染上了一層古銅色,倒像是土生土長的西北漢子了。

比起烈日、嚴寒或者風沙,項目部最頭疼的是雨。按說,雨水在西北地區是極為珍貴的資源。特別是春種,春雨貴如油啊。但對於修複引水幹渠的項目職工們來說,每年春末的雨季是最艱難的時段。因為湟水穀地植被稀少,土質疏鬆,加上山原交錯,地勢落差大,連綿不斷的雨水不僅使通向施工場地的道路泥濘難行,還給幹渠的修複增添了許多複雜的工程量,這段在泥水裏摸爬滾打的日子不好過。

眼下正是春末,一年一度的雨季又來到了。東南季風帶著溫暖潮濕的氣流從遙遠的東部吹來,越過家鄉山東半島的崇山峻嶺,翻過陝甘的千溝萬壑,把扯不開的鉛灰色雲幕覆蓋在廣袤的河湟穀地上。暮色中,陰沉厚重的烏黑翻滾著,像要吞噬整個海東市的天空,雨點淅淅瀝瀝地落著,砸在項目部駐地的屋頂簷頭,發出久違的、親熱的敲擊聲。這是家鄉的雨,播種的雨,是給整個河湟穀地帶來生機和希望的雨啊。

“又下雨了。”陰暗寂靜的辦公室裏不知誰說了一句。

“天氣預報說,最近連著四五天都有雨呢。”有人補充說,語調裏帶著不知道是喜悅呢還是憂愁。

“這下,工地又要幾天上不去了。”工程部的技術員麵色凝重地久久望著窗外,仿佛道出了大家都不願言說的憂慮。

湟水北幹渠項目是西北的國家重點扶貧項目,它所在的湟水穀地年降雨量在400毫米以上,理論上講不屬於幹旱地區。但是,因為地形的限製,好多地方的農田卻常年麵臨春種幹旱枯苗的難題。修擴建引水幹渠不僅能幫助解決幹旱地區的農田灌溉問題,還能有效改善當地的自然條件,使雨水得到充分利用,減少泥石流和塌方,是真正的民生工程,扶貧工程。然而,做天難做四月天,眼下項目部工期緊張,急需開展大幹,但是連綿的雨水拖住了這群急於趕路的漢子,他們不願下雨但又情願下雨。畢竟,對當地正在春種的廣大農民來說,雨來的正是時候啊。

看著異鄉久違的甘霖,我想起了千裏之外的家鄉,想起我最喜歡的,家鄉春末的雨季。雨天仿佛給了我一種理由。一整天,我都能心安理得地閑倚西窗,看著雨滴從窗沿滴落,衝去院子裏整個冬天覆蓋在一草一木上的灰塵,還給我一片花紅柳綠的勃勃生機。最妙的莫過於春夜微寒裏的聽雨而眠了,仿佛夢都是潮潤的,安靜的,新的。

一陣嘈雜的腳步聲把我從甜蜜的遐想中拉了回來。原來,因為雨勢突然加大,項目部的技術人員決定冒雨前往工地檢查。他們急匆匆地準備著防雨工具,一遍遍檢查攜帶的檢修裝備,然後一起登上開往工地的車輛,很快就消失在灰蒙蒙的雨幕中。

看著他們風雨兼程的匆匆背影,聽著密集的雨點敲打在板房上發出劈裏啪啦的聲響,我心底感到有一股暖流在湧動。這群普普通通的漢子,為了能早日修好幹渠,早日讓幹旱地區的農田用上灌溉水,遠離家鄉常年駐守在西北的土地上。一年三百六十五日,頂風冒雪,戰嚴寒、鬥酷暑,風裏來雨裏去地默默奉獻著,這不就是平凡中的偉大嗎?

我久久凝視著暮雨蒼茫的遠山,仿佛看見他們頭頂雨衣,腳踩泥水,正在沿著幹渠仔細檢查。他們的身影是那樣堅定、那樣細心。在他們的身旁,是一望無際的田野,那是西北廣大農民的希望,而幹渠就是湟水項目全體職工的麥田,是他們時刻守護的傑作和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