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大妈妈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董慧慧  时间:2019-05-14 【字体:

一杯混着蜂王浆的蜂蜜水,被精心的冲泡,些许酸辣后刚好的微甜,正入口的温度,拖慢了时光,将忙碌的早晨镀上一层幸福的光晕。

我的一天就从这杯蜂蜜水开始,揉开惺忪的睡眼,大妈妈冲泡好的蜜水已经在眼前,她微笑着,催促着我赶紧起床吃早饭。

大妈妈是我婆婆,因为比我妈妈大,所以我就这样称呼她。我跟她相识在2015年冬天,近4年时间里,用心相处,有了家人的模样和感情。

当初未曾相见,我就对她充满猜测,她的样子、习惯和脾气,毕竟婆媳关系的好坏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家庭的和谐指数。

大妈妈是典型的农村母亲,她具备母亲身上所有的闪光点,勤劳、质朴和善良。由于两家相距较远,前几次见面都很匆忙,只是简单的吃饭,浅浅的寒暄。

结婚之后,不可避免的住到了一起,开始走进彼此的生活。因为对象不经常在家,跟相对陌生的她相处,我感到忐忑。然而,她对我是极度包容的,虽然相差整整34岁,代沟并没有造成她对我的苛责。她主动了解我的喜好,把我当孩子般宠爱。不上班的时候,我喜欢晚起,她每次都会劝我没事多睡会,还会在我起床时温热早饭;我喜欢吃酸辣粉、米线、麻辣烫,她就陪着我去吃这些小吃;我喜欢逛花鸟市场,她骑车带我走遍附近的集市;我买来的衣服,试穿给她评价,她总是笑着说好看。婆媳间关系发生微妙的变化,在她面前,我越来越自我,不需要伪装,不需要刻意,偶尔,我也会抱着她懒懒的撒娇。

我在坐月子的时候,因为发高烧,要通宵打吊瓶,赶上我对象不在身边,她一边照看着婴儿,一边照顾着我,那几夜,我迷迷糊糊精神不佳,她忙前忙后担心操劳,她为我祈祷着千万不能弄坏了身体。

我终究还是体质差,大妈妈也开始翻出各种食谱、偏方,细细地给我讲解各种事宜和禁忌,我起初对咬文嚼字的她感到诧异,后来才知道,她是当年的高中生,之前在村里当过老师。

慢慢地,大妈妈越来越像亲妈,喜欢唠叨,对我也多了几分严厉,我还记得她第一次给我吹头发的时候,因为天冷,洗完头后,她顾不得我应允,一把揽过我来,不娴熟地拿起吹风机。我一边埋怨她的固执,一边甜甜地笑。

如今,大妈妈多了奶奶的身份,由于我的忙碌,她承担了更多,全身心的照顾着孩子。我每每惊喜于宝宝的每一次进步,从蹒跚学步到蹦蹦跳跳,从牙牙学语到口齿清晰,从认识画册上的每一种水果、动物和数字,所有的成长都是大妈妈日日夜夜的付出,她默默撑起了后方的家。

在大妈妈心里,筑路人的职业很伟大,她经历过苦日子,有过把马路修到家门口的渴望。每次承接新的项目,她都会摊开地图寻找坐标,然后美滋滋的向亲朋炫耀。她无条件支持的工作,从来不主动要求回家陪她,电话里她总是说家里很好,她很好,一定要好好工作。

拿起桌上的蜂蜜水,我一饮而尽,甜蜜温润着整个身体,我坚定地迈出了筑路的步伐,追梦的路上,前有钟爱的事业,后有温暖的港湾,如此,便是幸福!